当前位置:期路网>社会>把一切的爱献给孩子
把一切的爱献给孩子

[纪念]

总是称孩子们为“我的孩子”的“胡奶奶”离开了。10月3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儿科血液肿瘤学创始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名誉院长胡亚梅因病去世,享年95岁。

"没有什么比把孩子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更让我开心的了。"胡亚美生前曾说过。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昕在礼堂前对记者说:“在她生命的最后,胡院士选择将她的遗体捐献给首都医科大学。她把一生都献给了医学!”

"儿童主要疾病的范围正在变化,我的工作也在变化。"

"每次年轻医生走进病房,胡先生总是为他们穿上白大褂."胡亚梅的学生、北京儿童医院血液肿瘤中心的教授胡震说,在她看来,这种仪式感就是告诉他们,你不应该辜负医生义不容辞的责任,即救治伤员和抢救伤员的责任。

1924年4月,胡亚美出生在北京的一个富裕家庭。1947年7月,毕业于北京大学医学院的胡亚美来到北京儿童医院的前身北京私立儿童医院,成为儿科医生。

胡亚梅曾经说过,我一直在坚决抗击威胁儿童健康的重大疾病。随着社会形势的变化,儿童主要疾病的范围也随之变化,我的工作也随之变化。

在20世纪50年代,营养不良和缺铁性贫血在儿童中很常见。胡亚美的第一选择是战胜缺铁性贫血。她多次采集血样,计算数据,总结缺铁性贫血和大细胞性贫血的临床特点和治疗规律,制定适合中国国情的儿童营养性贫血的治疗方案和预防措施。这些研究成果在全国推广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成为治疗营养性贫血的经典著作。

1962年,中国遭受了三年的自然灾害,大量腹泻婴儿涌入儿童医院。为此,胡亚梅将研究重点转向腹泻。根据当时中国儿童的特点,她和她的团队制定了一个有效的输液方案,总结出“盐先、糖后、快后、慢后、强后、弱后、钾随尿”的16个字输液要点,推广了输液理论和各种脱水输液方案,将疾病死亡率从20%降低到1%。

1976年,一份关于儿童白血病的调查报告深深震惊了她——肺炎是北京市区1-5岁儿童的第一死因,其次是恶性肿瘤。从5岁到10岁,从10岁到15岁,第一个死亡原因是恶性肿瘤。在儿童恶性肿瘤中,白血病居首位,约占恶性肿瘤发病率的1/3。然而,在那个时候,中国没有医院可以治疗白血病。在许多人看来,患白血病的孩子被判死刑。

作为一名儿科医生,胡亚美看到自己活着的孩子因为无法治疗而因病去世,感到心痛。虽然她已经50多岁了,但她决心研究白血病,让孩子们远离死亡。

1977年,胡亚美成立了血液专业小组,并开始实验治疗。她每天详细记录病人的骨髓和血液变化,然后根据这些为病人制定合理的治疗计划。为了尽可能减少治疗的副作用,胡亚梅带领专业小组定期测量儿童智商,一旦发现智商下降,及时调整化疗剂量。这种原始方法是成功的。

在她的领导下,这种曾经被认为“无法治愈”的儿童白血病的五年无病生存率已经超过80%。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胡亚梅治愈了1000多名白血病患儿,数百名患病儿童上了大学或找到了工作。由她领导的北京儿童医院血液肿瘤中心在白血病治疗方面达到了国际先进和国内领先水平。

"当我微笑着打电话给姨妈和奶奶时,我感到非常满意。"

10月7日,在东大厅前,一位老人脸红了,代表他的家人送去了花圈。他叫崔祝群,住在北京市宣武区。他几乎是胡亚美治疗的小病人中年龄最大的。

1951年,9岁的崔祝群患有粟粒性肺结核。在此之前,他的四个兄弟姐妹死于这种疾病。然而,他的贫困家庭无法购买进口链霉素进行治疗。当时年轻的医生胡亚梅知道情况,自费为他买药。后来她去农村参加土地改革。她仍在想着崔祝群的病,委托科里的护士长拿她的工资,按时买药。最终崔祝群康复并成为了人民警察。

照顾胡亚梅多年的保姆小李告诉记者,关于胡亚梅院士,还有许多这样的故事。胡奶奶习惯于把工资和薪水放在办公室的抽屉里,这样她就可以在需要小病人的时候及时拿出来。她经常说:“金钱在我眼里微不足道。当我治愈的病人脱离危险和痛苦,冲我微笑,打电话给阿姨和奶奶时,我感到最大的满足。" "

胡亚美有一本珍贵的相册,里面满是她治疗过的小病人。每当有人来访,她经常拿出照片,愉快地讲述这些孩子的故事。“这些都是我的孩子,”她说。

一个被胡亚美治愈的女孩被一所医科大学录取了。然而,学校担心孩子的疾病会复发,并担心入学。胡亚梅去了学校,并为孩子顺利入学的权利进行了辩论。一个名叫王晓斌的年轻人6岁时患上了白血病,后来被胡亚美治愈。然而,在谈到婚姻时,有一个挫折。胡亚美用科学向这个年轻人保证。后来,王晓斌顺利结婚。

胡亚美把王晓斌的全家福放在相册里,他有空的时候总是拿出来。胡亚美治愈后,另一名白血病患儿吴坤成为服装设计师。他专门为胡亚美设计了一件礼服夹克。胡亚美在重要场合总是戴着它。

李春华,住在北京房山区,9岁得了白血病,自从胡亚美治疗和缓解后一直过着健康的生活。1996年,她26岁时生了一对双胞胎。她给胡亚梅写信,告诉他这个好消息。尽管健康状况不佳,路途遥远,胡亚梅还是带着自己选择的礼物来看望她。她高兴地抱起这对双胞胎兄弟,把他们压在孩子的小脸上,笑着说,“我还有两个孙子!”

胡亚梅的手腕上有许多针孔留下的伤疤,这些伤疤是早年抽血留下的痕迹。一些孩子有黑热病,一些父母不符合血型,没有钱去买血。胡亚梅发现血型正适合她。她伸出手臂,开始抽血。200毫升的血液进入了孩子的身体。当时,没有静脉滴注瓶。它们都是三头管。她站在那里工作,给孩子输血。

郑虎38235告诉记者,每次听诊前,胡亚美都会用手捂住听诊器。每次听诊后,她总是站起来把父母和孩子送出诊所门口。水杯从来没有放在诊所的桌子上,因为喝水会延误检查时间。“胡先生总是这样把孩子们放在心上。尽管她从未说过‘你应该这样做’,但这些细节一点一点地影响着我们。”

不久前,国家儿童肿瘤监测中心被批准成立。首批国家儿童血液病定点医院和恶性肿瘤诊疗合作小组名单公布。胡亚梅最关心的儿童血液疾病和恶性肿瘤的诊断和治疗越来越强。她曾经说过这是她的愿望和梦想。

斯里兰卡人民已经死了。胡震235永远不会忘记,每当孩子康复时,她无用地在身边喊着“胡奶奶”,脸上挂着胡亚美孩童般的微笑...

(本报北京10月8日电-本报记者杨舒)

12bet

© Copyright 2018-2019 barditus.com 期路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