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路网>国际>美国的弃子、土耳其的眼中钉:库尔德人“除了大山没朋友”
美国的弃子、土耳其的眼中钉:库尔德人“除了大山没朋友”

记者|刘芳

在战机和坦克的轰鸣声中,灾难和死亡再次逼近土耳其-叙利亚边境的库尔德人。

对于一个长期习惯动荡的国家来说,库尔德人的命运再次处于历史舞台的中间。突然转向的特朗普政府、土耳其亲密的宿敌以及期待重生的“伊斯兰国”(isis),都成为土耳其-叙利亚边境库尔德人的紧迫问题。

10月9日,土耳其对叙利亚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ypg)控制下的塔尔阿比耶德镇发动袭击。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在10日的最新声明中表示,土耳其已经消灭了109名“恐怖分子”——库尔德武装士兵。

库尔德武装没有空军,他们的军事装备非常有限。这是一场强大的战争。出于对库尔德局势的担忧,联合国安理会计划于10日召开紧急会议。

在打击isis的战场上,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做出了巨大贡献,但为什么这样一支国家武装部队成为土耳其的眼中钉,埃尔多安的眼中钉,成为军事攻击的目标?

库尔德人是西亚和中东最古老的民族之一。目前,总人口在3600万至4500万之间,主要是逊尼派穆斯林。在中东,库尔德人是仅次于阿拉伯人、土耳其人和波斯人的第四大民族。

然而,它们分散在许多国家,主要是土耳其、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边境地区。目前,库尔德人约占土耳其总人口的18%-20%,伊拉克总人口的15%-20%,伊朗总人口的10%,叙利亚总人口的9%。

为了成为一个独立的民族国家,几个国家边界上的库尔德人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做了无数次尝试。最近的一次是2017年的独立公投,它没有得到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承认。

早在100年前,奥斯曼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战败后,土耳其被迫于1920年8月签署了塞弗勒斯条约。该条约规定,库尔德人占多数的地区可以通过公民投票要求独立建国。当时,库尔德人称他们的国家为“大库尔德斯坦”。

三年后,他们的希望破灭了。1923年7月,土耳其用洛桑条约取代了塞赫尔条约(Sehor Treaty),将15万平方公里的库尔德人分成伊朗和8万平方公里的伊拉克。除了1920年移交给叙利亚的20,000平方公里土地之外,“大库尔德斯坦”地区已经成为库尔德人心中迄今尚未实现的梦想。

对土耳其的库尔德人来说,高压政策已经持续了几代人。为了应对20世纪20-30年代的起义,许多库尔德人被重新安置,他们的名字和服装被禁止,库尔德语的使用受到限制,甚至库尔德民族本身的存在也被否认。他们被称为“山地土耳其人”。

1978年,阿卜杜拉·奥贾兰建立了库尔德斯坦工人党,呼吁在土耳其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六年后,该组织开始了一场武装斗争。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自那以来,已有40,000多人丧生,数十万人流离失所。

尽管奥贾兰自1990年代以来一直被土耳其政府关押在监狱中,但PKK的武装斗争并没有停止,并被土耳其政府定性为恐怖组织。然而,联合国、瑞士、中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没有将PKK归类为恐怖组织。2013年,PKK和土耳其政府一度达成停火协议,秘密谈判开始。

和平并没有随之而来。2015年7月,在叙利亚边境附近以库尔德人为主的suruc镇发生了一起自杀式爆炸,炸死了33名年轻的亲库尔德人。对此,PKK公开指责土耳其当局,并袭击了当地警察和士兵。土耳其政府立即对PKK和“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发动了“同步反恐战争”。

土耳其政府表示,叙利亚的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和民主联盟党(pyd)是库尔德工人党的延伸。他们的共同目标是通过武装斗争分裂,所以他们也是必须消灭的恐怖组织。

但是这个世界不是黑的或白的。

自2014年以来,库尔德斯坦工人党和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已成为打击isis的主要地面部队,为收复isis控制的叙利亚领土做出了巨大贡献。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是唯一在地面行动中击败isis的力量,也是美国在叙利亚战争中最坚定的盟友之一。根据不完全的统计,至少有11 000名库尔德人在反对伊斯兰国的战争中丧生。

库尔德人打击isis的决心主要来自两个方面。

一方面,叙利亚库尔德人长期受到压制。自1960年代以来,大约30万叙利亚库尔德人被剥夺了公民身份,他们的土地被没收并重新分配给阿拉伯人。因此,打击伊斯兰国对库尔德人的民族自决和自治有积极影响。

叙利亚内战期间,巴沙尔·阿萨德总统在俄罗斯和伊朗的帮助下,专注于攻击国内反对派,从而使库尔德武装成为最大的赢家之一。目前,他们控制着叙利亚大约四分之一的土地。这片土地盛产石油、水和农业资源,他们还建立了自己的军队和官僚机构。

另一方面,伊斯兰国的极端原教旨主义和反人类行为让库尔德人别无选择。在伊斯兰国最活跃的时期,伊拉克和叙利亚成千上万的年轻女性被抓获,并被迫成为性奴。其中有许多库尔德人。

2013年4月,库尔德妇女卫队成立,作为一支完全由妇女组成的武装部队,在打击伊斯兰国的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一旦被isis抓获,这些妇女肯定会被强奸和杀害。因此,他们必须赢得这场战斗,否则将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

曾经深入该地区的战地记者阿尔弗雷德·亚霍布扎德(Alfred yaghobzadeh)告诉《卫报》:“他们失去了一切,但他们决心为国家做出贡献。他们将穿制服,直到获得他们想要的独立。这是is is的禁忌——他们认为如果一个女人杀了他们,他们就不能去天堂。”

现在,对于过去两年里刚刚逃离伊斯兰国的土耳其-叙利亚边境许多库尔德地区的人民来说,土耳其军队的入侵是另一个痛苦而熟悉的命运。美联社报道称,边境地区的居民惊慌失措,纷纷逃离家园。

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月9日宣布在叙利亚北部启动“和平之泉”,以“防止在我们南部边境建立恐怖主义走廊,给该地区带来和平”。通过这次军事行动,土耳其寻求在叙利亚边境建立一个32公里深的安全区,以便将该国接收的数百万难民送回叙利亚,并允许安全区成为库尔德部队和土耳其之间的缓冲区。

然而,美国的一些共和党领导人对特朗普政府拒绝叙利亚库尔德盟友的决定情绪不佳。

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rubio)指出,“应本届政府的要求,库尔德人已经成为对抗叙利亚isis的主要地面作战力量,所以美国士兵不必这样做(加入地面作战)。与埃尔多安达成协议,允许他摧毁他们(库尔德人),将对美国的声誉和国家利益造成非同寻常的持久损害。”

众议院第三名共和党人利兹·切尼(liz cheney)指出,来自叙利亚的消息不受欢迎:“土耳其军队正准备从北部入侵叙利亚,俄罗斯支持的军队正从南部进攻,伊斯兰国武装分子袭击拉卡——我不明白特朗普为什么让美国盟友(库尔德人)被屠杀,伊斯兰国又回来了。”

对于库尔德人来说,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常见的现象,他们在历史上长期徘徊在几个国家的边境上。在民间,他们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我们除了山没有朋友。"

湖北快3投注

© Copyright 2018-2019 barditus.com 期路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