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期路网>时事>龙虎返利·资本追投连融两轮,她的催收平台“接收”10亿不良资产
龙虎返利·资本追投连融两轮,她的催收平台“接收”10亿不良资产

龙虎返利·资本追投连融两轮,她的催收平台“接收”10亿不良资产

龙虎返利,- 文|小饭桌新媒体记者 王艳 -

- 编辑丨关雪菁 -

一直到现在,蒋薇也没有做过bp,却在公司还未成立时就被两家投资机构追着投。

当时,有近十年银行风控经验的蒋薇想要对标美国的富国银行,做一个社区金融项目,当她把想法和险峰长青的陈科屹交流之后,甚至还没来得及走出险峰的办公室,陈科屹就让蒋薇签了天使轮的ts。

考虑到社区模式太重,蒋薇及时把项目停掉,转而瞄准信贷行业下游的不良资产催收市场,以平台的形式对接借贷机构和催收公司,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创立大锤资产,并在一年多的时间里连融两轮。

▲ 大锤资产办公环境

近期蒋薇向小饭桌首次透露,大锤资产又完成a+轮战略投资。2016年8月,大锤资产还曾获得新浪微博基金2000万的a轮投资。

2004年从日本留学回国后,蒋薇加入民生银行,做了八年的风控管理,她发现,越来越多的“共债”人(在多家银行同时贷款)给公司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蒋薇开始思考,能否建立一个银行征信的共债体系,在放贷的源头降低风险。

但是真到了操作阶段蒋薇发现,银行的坏账是核心数据,谁也不愿意拿出来——坏账就像银行的遮羞布,如果将其公布,别人轻易就能算出银行的坏账率。

最后共债体系的事情只能不了了之,但蒋薇由此发现放贷机构的利益如何维护其实是个痛点。

直到互联网保险、现金贷、金融大数据等业态开始井喷式爆发。当时担任宜信车贷部门负责人的蒋薇发现,在资产前端,智能终端机、生物识别等风控新技术开始涌现,通过评分卡、欺诈卡等方式帮助金融机构进行智能风控。

▲ 大锤资产团队

然而在资产后端,整个催收行业没有任何生产力的提升,市场不标准又重运营,很难引起人们的注意。蒋薇认为这其中必有大机会。

她算过一笔帐,目前不良资产市场上,银行、消费金融的坏账率在2%到3%,而p2p、小额贷款公司的坏账率甚至在10%以上,预计每年实际新增不良资产额在2.5万亿以上。因此对于放贷机构来说,不良资产的回款率提升一个点就能带来很可观的收益。“一个亿的不良资产,提升1%的回款率就能多收回100万,不良资产也是有价值的。”蒋薇说。

然而,对于放贷机构来说,一个巨大的难题是如何找到合适的催收公司。

一般来说,放贷机构会有自己的催收部门,在用户逾期后会将这些坏账打上欺诈、伪冒、信用等标签,并根据这些标签来做出相应的对策调整,提高放贷的风控能力。

但是对于全国性的放贷行为,一旦催收需要落实到地方,对于一线城市的放贷机构来说就格外困难。

当用户逾期m1(30天)到m3(90天)后放贷机构就会将不良资产委派给地方催收公司,且很难找到合适的催收公司,并且由于催收公司没有数据挖掘能力,即使拿到这些坏账也无法对其打上精确标签,对放贷机构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 大锤资产创始人蒋薇

在传统的催收行业,催收公司只有和银行负责人搞好关系才能拿到银行准备外包出去的坏账资产包,而银行要想从几万家催收公司中找到合适的催收公司,只能拿自己的坏账资产交给催收公司去试,并且很难判断这些催收公司是否正规。

一个催收周期是两个月,如果催收公司能顺利完成任务还好,一旦无法完成催收,银行的坏账就会错过最佳催收时间,如果想要更换催收公司,试错的风险更大。因此即使坏账的回款率低,银行也不愿意轻易更换催收公司。

针对这样的难题,2016年初,蒋薇带领6人团队创立大锤资产,以平台的形式连接两端,通过数据算法帮助放贷机构找到合适的催收公司,提升回款率,并在整个账龄周期中帮助其管理资产,通过大数据运营撬动这个万亿级市场。

但是,催收行业要想整合起来并不容易,标准化本身就是一个大坎,催收公司一旦落到当地,就会发现具体的流程环节每家都不同。这很难,但蒋薇决定试一试。

连接放贷和催收两端,首先要建立一个催收公司的资源库。

催收公司如果想要入驻平台,需要提交证明催收能力的数据,经过筛选后才能入驻。

当拿到上游的坏账资产包之后,大锤资产会从账龄、产品、地域等不同的维度进行资产拆包,并预测出回款率,再将这些分拆后的坏账分配给系统推算出最合适的催收公司。并且经过数据的优化,这套推荐系统会变得越来越精准。

首先,大锤资产会对入驻催收公司进行流程化管理,提供系统和技术,提升他们对坏账的数据分析能力,比如修复坏账中失联的数据和评分卡,分析出哪些坏账会先还钱,并作出排序,还能通过大数据挖掘,找到借贷人更换后的手机号,做出用户画像,告诉催收公司合适的催收频率和施压强度,他们再以此为标准来行动,这样回款率自然会提升。

催收公司拿到不良资产包后,大锤资产会将两个月的催收周期分割成每周甚至每天,并建立淘汰机制,一旦监测到公司催收遇到瓶颈,就会为放贷机构更换另一家催收公司。

“比如上游消费金融的资产包会交给更擅长这方面的催收公司来做,让双方的选择更加透明。”

在催收的过程中,通过大锤资产的催收系统,放贷机构能清楚看到催收机构对资产包的处理方式,不管是电话催收还是上门催收,还能防止暴力催收的出现,并实时掌握催收成绩。

“甚至贷款的人想要申请减免一部分钱,催收公司就可以快速在系统中向借贷机构提出申请,得到反馈后立马把这一单完成,提高回款率。”

催收结束后,大锤资产还会为放贷机构做出资产分析报告,并提供反欺诈策略建议。

催收公司则能通过大锤资产提供的数据分析,找出和竞品公司的不足,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通过这种模式,大锤资产的平台上会聚集越来越多的优质催收资源,待形成一定规模时还可以和催收公司签订排他性协议,形成自己的竞争优势。

目前大锤资产平台上有240多家合作的催收公司,上游接入的消费金融机构16家,小额短期贷款机构6家、p2p机构17家、车贷机构17家,平台委案量近10亿。

在盈利模式上,大锤资产在提高催收公司业务量的同时会收取催收佣金的8%到50%不等作为服务费。

“做不良资产管理不是百米冲刺而是五千米赛跑,考验的是公司对催收流程标准化的能力。”

在蒋薇看来,大锤资产未来还会有更大的想象空间,“在中国,不良资产的交易很难。比如甲方有1亿的不良资产,预计能催回来600万,就算300万卖出去也没人敢买。”

蒋薇说,未来在积累了上下游的数据和信任后,还可以给abs(资产证券化)进行不良资产的定价和交易,为不良资产的快速转移提供服务。

目前大锤资产的团队在30人左右,在上海、东莞、深圳、连云港下设了五个催收分部,并已经实现盈亏平衡。

【本文为小饭桌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微信公众号(xfz008)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 Copyright 2018-2019 barditus.com 期路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